在异乡的黄昏醒来

时间:2015-03-24 18:20来源:未知 点击:

在异乡的黄昏醒来 出差去南京,盛夏,火炉一般,切实领教了一番南京的酷热。
  累极了。似乎带着京城高速旋转工作的疲惫,连去夫子庙小逛一会儿的兴致都没有,在宾馆昏睡。
  这是一个黄昏,空调的风吹得人昏昏沉沉。关掉电视,不知不觉睡着了。电话一直在响,估计是南京的友人约饭局。但是朦朦胧胧之间,不想接。
  然后醒来已经七点多钟了。
  一瞬间,恍然不如身在何方。屋子里极安静,安静得似乎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透过窗户看过去,外面高楼的霓虹灯光渐渐亮了。黄昏中的愁郁仿佛如水一样漫过来,我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种绝望。
  突然想到,这种绝望,在哪里曾经看过?
  看过庄周梦蝶,庄周在午睡时,也是仿若不知身在何方?羽化的感觉就象成仙一般,同时又超脱凡俗。那是佛教里所讲的灵吗?涅磐,得道,一切浑然不分。
  看过猫王的一篇专访。讲他也是在一个酒店醒来,一个人对着镜中的自己的孤然神情。他是世界级明星,热闹,喧哗,浮名功利聚于一身,但是有时候,他会感觉空空如也。
  看过老舍的一篇文章,讲他:只要有母亲在,无论多老了,你还是孩子。他讲述自己和母亲在一起时,午睡醒来,四处找母亲。就象小时候梦中醒来,看见母亲,心里才踏实。
  看过好友赵婕的一篇文章。那时候,她的先生红子去西安出差,有天深夜,住在酒店里,极脆弱。突然很想找她长聊。她敏感的捕捉到了先生的这种脆弱,那天晚上,打完了两块电池,听先生讲他的小时候。
  看过唐诗宋词里的这种孤独,也许是杜甫、苏东坡、王维、李白等。在千年前的某个南方的一家外面下着小雨的小旅馆里,他被贬到海南某个人烟荒芜的地方,一路鞍马,停顿在那家小旅馆里,回顾半生功名,想着乡愁何处,那种愁郁竟也有千年的回声。
  ……
  原来,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些脆弱的万事皆空的时候。也许是在西域乡关看着瘦马枯藤老树昏鸦的时候,也许是在风尘仆仆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里,也许是在现代化的五星级的总统套房里,它就那样袭来,击中你,让你愁郁,孤寂绵绵。
  这时候,你会发现某种人生的绝望,但是又必须满怀希望。你沉入心灵的潜意识,去看看幽暗、荒诞,然后你回来,重新恢复力量。
  就象这个黄昏,当那种孤寂如夜色一般,层层弥漫开来时,我漫步在南京新街口的闹市之间,看着熙攘的人流和喧哗的街市。一切歌舞升平,生生不息。我用最极致的繁华去刻意冲淡这种孤寂,然后在闹市中心给我最亲爱的打电话。
  异乡黄昏的愁郁如白驹一般短暂,每一天,我们都要乐观,幸福的过下去。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vipyl.com 负责整理首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