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纷扰扰

时间:2015-07-14 20:43来源:未知 点击:

黑,温柔的夜现在是9月9日凌晨2点14分,听时光电台,放了一首好久不见。空间里同学依旧晒着怎样过中秋节,这个时间点找不到人聊天,固执的不去躺在床上。找不到原因,失眠了 。有点尬尴的的失眠了。夜有些深了, 月光消失不见了,星星躲在晨霭里不出来,常常在这样的夜里醒来,索性也就随它去吧。好久不见依旧放着,这样的夜总是想写点什么。 纪念这些日子衣衫褴褛,碌碌活着。朋友给我发短信,在空间留言,中秋快乐。没有一一的回复,没有华美的言语去祝福,没想好怎样才恰当的表达关怀,然后时间溜走,我成了薄情的人,兴许本是淡漠的性子,只是自己碎碎念念不忘罢。我就是这样的,对于小事情过分专注,对于大事情却心不在焉的糊涂人。感谢所有原谅我的朋友,即使失去世界,也不是所有。白,温暖的光记忆像一首歌,唱着唱着,我们就有很多忘不掉过去。去西江之前我是一百万个不愿意的,被廖先生连脱带拽拉下床时还在寻找诸多不去的借口,没钱,没心情,不喜欢西江。清晨在山顶醒来,初秋的太阳仍然热烈着,山庄下的雾霭渐渐现实,村子的轮廓更加清晰。其实我并不讨厌这里,是喜欢的。像余秋雨先生在大石头上留下的苍劲的字,西江以美丽回答一切。收拾行装下山的时候,似乎忘了来时的艰难,倒是为了一起逃70块钱门票翻山越岭欣喜若狂。以一个路人的姿势来过,没有拍很多照片,像夏琴琴说,记忆才是最好的。也许有一天我无力回忆,如泛黄不清的老照片,也会模糊记得,从帐篷醒来的早上,露水未干,太阳蹦出山头,拿着画笔来不及记录这场邂逅。假如不去西江,就不会有惊喜,但也不会有什么糟糕,也许仅是在寝室里睡得天昏地暗,那不是久藏于心的。风,初秋的风杜拉斯说,假如我不是作家,我会是个妓女。不知道最后是什么东西养活我自己,也许是那些此刻觉得无力的,无心的,意料之外的。和恩浪去上选修课时谈到《百年孤独》,那是在益阳的阿江送我的2011年新年礼物,恩浪刚买了一本。我们聊到里面那个来自异乡的失眠小女孩,用芊细手指刮下墙灰然后放到嘴里吮吸。多么孤独。图书馆旁的白桦叶子落了一地,秋风把他们扬起,散发淡淡泥土的味道。有时候会想到宿命这个词,所有的相遇与离开,灿烂或者暗淡,都逃不过。很久之前母亲拿我的生辰去算命,先生说我必须去穿个耳洞,不然仅能活到38岁。命真如此多桀,奈何奈何。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如果我不是学生,也许我是个算命先生。初秋的风,夜里微微凉,命这个东西,谁会猜得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