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牵着的永远是父母的心

时间:2015-05-01 09:16来源:未知 点击:

我们牵着的永远是父母的心 早上,我还在睡懒觉,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我懒洋洋地伸手拿过手机,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是父亲打来的。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心里却是忐忑不安:我回家和父母在一起过的年,正月初六才回来,今天初九,短短几天,父亲一大早便打来电话,莫不是有什么急事?我急忙接起电话,想不到父亲只是问我们回来后是不是感冒了?我说都很好。父亲又把电话给了母亲,母亲还是问我们是否感冒了,我还是说都很好。母亲问我的妻子是否已经去上班了?我说前天就开始上班了。母亲就说没有别的事了,挂了吧!
挂了电话,我坐在床上,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想起了回家过年的事。
在我当民办教师的十多年中,我一直在本村的小学任教,也一直在村里住着,结婚后虽然按照我们农村的风俗分了家,却和父母家离得很近。下班后几乎每天都要到父母家去坐一会儿。由于在兄弟三人中我的收入最低,生活最拮据,父母每当做一点好吃的都会叫我和妻子去吃。后来,我考上了师范,毕业后也就调离了本村。2002年,我在镇教研室工作时,为了上下班方便,在镇中心小学家属院要了一套房子。在我从老家往外搬的时候,母亲哭了。当时我没看见,是妻子告诉我的。搬家后,虽然离父母的住处只有五里路,但是回家的次数却明显少了。每当星期天和节假日我都会到父母家去。过年的时候,我每天都是早饭后到父母家,吃过晚饭再回自己家。再后来我在城里买了房子,把家搬进了城,离父母家五十多里路。由于没有车,去父母家很不方便。每每临近春节的时,我怕年底出租车很难找,便总会提前回父母家,在父母家住下来,和父母一块儿过年。每次父母都很高兴,会早早地给我们收拾好房间,晒好暖暖的被褥。
腊月二十六,我们村里赶集,这是年前的最后一个集,我们习惯称之为年集,在这一天全村人都会忙着赶年集置办年货。我和妻子、儿子与父母一块儿赶年集、置年货。父母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一家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每顿饭都是父母精心准备的,什么也不让我做。
过了年,我和大哥、三弟便开始到亲戚家拜年。每天回到家,父母便问一问亲戚家的情况,和我们聊聊天。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初六,我说要走了。母亲很想让我们在老家多住几天,可是妻子要赶回东城上班。父母也不能再多挽留了,我们便在初六回了家。回来之后,我每天在城里忙于应酬,抽空会看看书,也没给父母打电话。想不到,父母一大早就打来了电话,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说,就是心里牵挂着我们。他们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把对儿女的牵挂深深地藏在那最朴实的心里。
其实,儿女就像是一只风筝,父母的心就是那根牵着风筝的线绳,不论我们飘得有多远,我们牵着的永远是父母的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