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三角形

时间:2015-08-07 12:37来源:未知 点击:

这个世界总会有一些人,让我们无法忘记,她们就像一个个符号串成记忆的风铃,偶尔响起
每次拿起那些泛黄的照片,曾经的笑颜就会浮现在眼前。我还记得那个不会再哭的诺言,早已消失在人海里,再也找不到了。
还记得,当年的三人组合吗?我们在一起,横行在校园里,什么都不怕。我们就像平面上的三个点,构成一个稳固的三角形,不管外力有多强也无法改变我们的形状。那时,你总说我像小孩子,一点正形都没有。是的,在爸妈和你们的宽容下,我就是一个被惯坏的小公主。我若是不高兴了,你们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不管我怎么无理取闹。我还拉着你们的手,跑到学校荒芜的后院,狠狠地对那棵可怜的老树发泄。看着我发疯了一般,你们会抱紧我,说一火车的好话逗我开心。有了你们,我从来没感到过寂寞。在你们身边,我不用长大
胖姐,我总是这样叫你,而你总是无奈地撇撇嘴,摆出一副 不跟你计较 的样子,而我呢?总是看着你傻笑。其实你并不胖,但在我的伶牙俐齿下,你变胖了。我总在说不过你的时候揭你的伤疤,惹你生气。我知道,只要我对你说几句好话,你就会笑得很开心。你家在我家后面,每天放学我们一起回家。我在过马路时,啃着糖葫芦而看不见迎面驶来的车,而你会在最危险的时刻把我拉回来。我们时常在一片迷茫中徘徊。我经常想,如果没有你,我一定在医院里了吧。不过,我不会对你说 谢谢 ,因为那时只有陌生人之间才会说那样的客套话。但现在呢?我还可以再对你说 谢谢 吗?
胖姐,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叫你,这是我的专利。你从一开始就站在我的身旁,你了解我的一切。我有多懒,你是一清二楚的。我甚至懒到不肯多说一个字,但你绝对没有想到,我竟然离开了自己的窝儿,来到外面甘受风雨的摧残。你说我前世是一只猫,不然,不会每天至少睡12个小时。你总是在我上课睡觉时踢我的后脚跟,把我从深度睡眠踢到浅度睡眠;我抬起头,肯定会把仇恨的目光投向你。不过,我很快就会对你微笑的,笑得你直发愣儿。胖姐,你是一艘小船,撑着白帆,停在我心中的一个永不改变的港湾。
还记得我们发现的殉情小鸟吗?那时的我们多傻,花了一整天去埋葬小鸟,在墓前哭得不行,还定期去看它。来年春天,那里长出了一丛开得异样的野花,我们才停止为小鸟悲哀。我们第一次离死亡那样近,但在你们身旁,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这个词的残酷与冰凉。
在你们身边,我不用长大,不用变得成熟,不用思考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拼出一条血路。我还可以塞着耳机,看着漫画,坐在玩偶堆里没心没肺地笑。
还记得吗?我们牵着手,一起在小山坡上享受落日的余温,一起跑到池塘边看鸭子戏水,还在绚烂的红霞中约定三角形永远不会破碎成平行线,约定要永远在一起。而如今呢? 永远 变成一个虚伪的名词,不会起任何作用。我们明知没有永远,明知命运不由我们支配,还偏要说 我们永远在一起 。偏要,好像我们做了主似的。胖姐,记得你曾问我,永远是多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回答,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一刹那。是的,永远只是一刹那。那一刻,我们与现实彻底决裂了。
人是会被惯坏的,幸福的口袋是被撑坏的。中考后,我们一起去上海旅行,在一个光怪陆离的城市里,尽情地玩闹。我们到处闲逛,看着车水马龙,看着一些人擦肩而过,看着一些人悲欢离合。我们不曾想到,在身后,梦境悄悄地退到深渊之中,现实的波涛汹涌而来。你们把幸福的口袋装满了,离开时我却没发现它已经被撑坏。那些在我不经意间溜走的幸福再也回不来了。我说过,我很懒的,懒到不会用针线,但当我很努力地学会时,满树的繁花早已忧伤地凋谢了。你们也会笑着对我说: 恭喜了,你也会说谢谢了。
仿佛一夜之间,世界就变了模样。
如果分离是一场躲不过的宿命,那么就让它发生在生命最绚烂的时刻吧。上海一行就像一杯酒、一个背影、一句再见,为我们的过去画上了一个句号。我知道我们就像流离失所的鱼,衔不住最后一片浪花。
三角碎了,不是因为外力,而是因为三个点之间有了斥力,让中间的线断了。我们的心最终也在相交之后再无交点。现在,也只能把那时的情形当作谈资,生疏得让人无法忍受。心与心之间仿佛有了一扇玻璃门,看得清你和我的样子,却触碰不到彼此。我无法将现在的你们与记忆中的你们对上号。
在没有你们的日子里,我把从前的记忆埋到心灵的最深处,偶尔感伤却无能为力。为什么我的记忆被时光漂白了千万次后,回头望去,依旧那样清晰。在书山题海中挣扎的时候,我还会记起你们对我说过的话。我想自己终究会习惯没有你们的日子。我想自己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风轻云淡地说,那时的青春是一片干净的纯白,像天上的白云一样,白得透彻却脆弱多变。到时候,我也可以撑开翅膀,飞向广阔的天空。
现在,我的袋子缝好了,却再也不会担心被撑坏了。记住我们共同走过的地方,记住爱,记住时光

上一篇:从失去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