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去闺密家

时间:2015-06-17 13:00来源:未知 点击:

她父亲的眼神,让我感到害怕苏娅是我在此前供职的那家外贸公司认识的。因为同在一个部门,又出奇得投缘,所以当我后来决定辞职离开、另谋高就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闺密。
苏娅的家在外地,我和父母亲同住。于是有了什么心事,譬如和男友生气了、不想听爸妈的唠叨了等等,我都会去她那儿住上一晚。两个人喝着红酒,直到聊得山穷水尽,才会在半醉中睡去。
这样难得的友情,一直顺风顺水地向前走着,或者花香、或者眼泪,都是分享。我们各自谈恋爱的时候,彼此相约和对方找的另一半也要谈得来。那样的话,婚后也可多多走动,在多变的生活中,彼此好有个温暖的依傍。
结婚不到一年,我就发现那个男人有了外遇,然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离了婚。那段伤心的日子,是苏娅陪我度过的。后来她老公被公司派往新加坡培训,我更是以她的家为温暖无碍的宅地。
一个周末,我去她家,开门的不是苏娅,而是一个长得和她很像的阿姨。苏娅的声音随即从厨房传来: 那是我妈,我爸妈来了。拖鞋自己换,进来吃西瓜。
说着,苏娅穿着家常的布裙,端着一大盘西瓜,从厨房里闪了出来。然后,她冲着书房喊道: 爸,来吃西瓜吧!
苏娅的爸爸出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 清凉 的着装,非常不自然地喊了一声: 叔叔您好!
苏娅大大咧咧地介绍道: 这是雪儿,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朋友。我比她大两个半月,她就相当于我妹妹。 然后她又对有些拘谨的我笑着说: 他们也是你爸妈了。
苏娅的话让大家都放松了下来。
吃完西瓜,我和他们一家三口聊了一些诸如这个夏天好像太热之类的话题,就准备离开了。因为两个老人不常来,自己不能影响人家的天伦之乐,这点儿眉眼高低我还是有的。
苏娅把我又推坐在椅子上,说: 我爸妈都退休了,以后要多住我这边了。你何必拘礼,正好熟悉一下嘛。等下我妈要做家乡的打卤面,可好吃了。
于是我留了下来。苏娅和她妈妈去了厨房忙活。我坐在小厅的长沙发上,她的爸爸坐在另一边。电视里在放一部韩剧。我的眼睛虽然盯着电视,但还是感到旁边有目光不时地瞄向我,眼神有点儿怪怪的,绝对不像是长辈看下一代的眼光。我心里很怪苏娅,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爸妈来了,不然我也不至于穿着肉粉色吊带和热裤就来了。
饭后,我们又坐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儿天。聊天的过程中,我能感到苏娅的爸爸有意无意瞟向我的眼光,我的感觉不会错,那是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光。
我有些坐立不安,推说还有约,起身告辞。苏娅笑我说: 不会是相亲吧? 我笑说不是,逃也似的离开了。
忍不住习惯性的温暧,我又去了坐上出租车后,我长出了一口气,好像把尴尬的感觉全都呼出去了一样,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这是我认识苏娅以来,感到最不舒服的一次。她爸爸的眼神,让我一想起来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想,看来苏娅这个根据地以后是不能去了。虽然心里失落,但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是如常的工作、生活;生活、工作。一下班我就回到自己的住处,不再给苏娅打电话。
半个月后的一个周末,我接到了苏娅打来的电话,她劈头盖脸地对我一阵吼: 你是大小姐吗?以前不是每个周末都来的吗?我爸妈来了你就不来?懂不懂事?赶紧过来,咱妈做了绿豆排骨汤,你不来不开饭!
我呆坐了好久,想着上一次苏爸的眼神,真是怕了。我决定找理由不去。但是,我在叠衣服的时候,忽然看到上次穿的清凉装,是不是因为我穿得过于 清凉 了?我极力说服着自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