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内心最深处的勾勒!

时间:2015-06-17 12:57来源:未知 点击:

昨晚做了一个梦,我像老庄一样期待活在一个梦里,可梦魔却未曾注意两千多年前,花前月下,蝴蝶翩翩起舞的掠影。
在梦里我与一群好友准备驴过季节的痕迹,于是追随着暖日的脚印。好像我对一日的行程早有腹稿,具体我如何知道行程的已经忘记了,一觉醒来除了脑海中零落的记忆碎片,也只剩下眼角的两行垢痕,梦总是这样令人难以回首!
不知不觉中大家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街,一群人如河水中断根的浮藻,踩着浪花漂逝,前后的两片藻叶单望不相及。
记忆中当时整条大街只有我们一群人,我走在最前面,繁华的都市充斥着我的视线,向前,向前,向前 匆匆碌碌的脚步不曾停下,忘记了回首,忘记了后面的人,忘记了周围的凄凉。
不过一会我番然顿悟,转头看去,早已没了踪迹,一个朋友说,后面的那群人和我们玩不来,既然他们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走,那就不用苦口婆心规劝他们
我勃然大怒,无尽的失望与愤懑又在我那颗尚未坠落的星星的所在星空打了一个补丁,仔细望去,那种翻白色夹着缕缕黑线的补丁,一个、两个、三个
雨水滴答滴答地滴落在静洁的路面上,声声叹息,透出亘古不变的一抹嫣红,为那一蓑烟雨,负了天下,荣华谢后,山河永寂。
心情尚未平复便掏出了手机,可一听见她的声音无边的不满倾刻间烟消云散,我问她在哪,她回了句~~楼(在梦中的电话我都没听清楚,现在哪会记得,不过是家酒楼)我说没听清楚,她告诉我一会让另一个人发短信告诉我。
等待应是最大的煎熬,仿若无时无刻不在忧虑,这辆过往的列车是否这边靠站,终究没了音讯,到底在哪一站维修,或许这站已是废弃了的。
花酿归乡酒,家欲何处求。泅渡在片片花海,到处散落着泥土气和花的芬芳,零星几株含苞待放,肆意朦胧中都会打开朵儿。
寻着走过的痕迹,步步追去,所幸的是身边朋友也来了,来到了一个饭庄林立的街道,五星级奢华配饰让我真正体验到都市的繁华,落尽了多少人的梦乡,这一条街我们挨个询问,一次次在希望中开始,却又在失望中结束,开始在梦中踩水,结束在现实中溺水。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问及最后一家时,本已跌落在海水中的希望刹那间干涸了大海,滋润了彼岸残花,清爽的海风吹起一粒尘埃,落在后边的又一道街,剩余的尘夕也早已离去,我想我是理解他们的,毕竟他们已经陪我寻了大半街,以后的路最多仅容两人通过,岁月注定让我去寻找~~楼。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等岸边的残花落下一粒尘埃时,却已发现 梦中应识归未路,转悔今朝兮薄不如无,楼中空无一人,是现在迟了还是注定是迟的!
幕景一闪而过我已然到了家中,站在门外的那条林荫小道,两排葱隆的杨树耸肩并立,我掏出手机再一次拨通了那个熟稔到心坎里的号码,还是那个声音,典雅中透着懒散,她没吱声,我低下头沉思一会儿,我问她你是不是想问我票给你买好没,羞涩地嗯了一声。
呵呵,我想我还是了解你的!
花有飘零,人无零落!

二0一二年四月八日日上三杆忆昨日昔梦

上一篇:我在等一个人
下一篇:没有了